匯一資產
高品質生活從匯一啟航

24小時咨詢熱線:
4007-918-000

聯系我們

杭州匯一資產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杭州市蕭山區北干街道心意廣場1幢6層
全國服務熱線:4007-918-000
渠道部電話:0571-82821703
總部電話:0571-82821701
重要公告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重要公告

“灰色”的京東白條

圈 閱

京東作為強勢的平臺,向上游施加嚴苛的付款條件將資金成本轉嫁出去;另一頭白條釋放了更多的消費潛力,造就白條的又一個利潤點;通過白條獲得的針對消費者的這些零成本應收賬款,還可以再次通過資產證券化方式打包賣出去。京東利用自身在供應鏈中的優勢地位,通過白條實現一魚三吃。行走在商業與金融邊緣的灰色地帶。


【粉絲福利】長按文末二維碼即可添加圈兒個人微信號,申請時請注明“姓名+單位職務”。


作者| 孫天馳 (北京大學金融法研究中心  來源|  零壹財經



互聯網金融風起,生于草莽的各路英雄無不各顯身手,苦心求牌照,惟愿紅頂加冠成金剛不壞之身。京東白條卻另辟蹊徑,挾平臺之威而號令諸侯,空手套白狼,盡得消費金融之利。白條無牌照護體,裸奔于商業與金融之間,源于商業信用而坐收金融利市。左右逢源,亦白亦灰。

 

商業模式


京東白條是一項面對個人消費者的“先消費后付款”的信用賒購消費金融業務。用戶登錄京東主頁,在“京東白條”專區,填寫姓名、身份證號碼、銀行卡信息、聯系地址、手機號等申請材料后即可激活。京東首先會對用戶在京東上的消費記錄、配送信息、退貨信息、購物評價等數據進行風險評級,每個用戶將獲得相應的信用額度。

 

京東白條分為延后付款(最長不超過30天)和3至24個月分期付款兩種不同方式。用戶選擇延后付款,不需要支付任何費用,可以獲得延后付款的天數根據用戶資信狀況綜合評估核定;用戶選擇分期付款,則需承擔分期付款服務費用。分期付款服務費費用標準按下述標準進行收取:

 

 

若用戶未按照約定在到期付款日之前支付全部應付款而導致信用違約時,需要按照日0.05%的比例支付違約金。違約金(日)=應付未付總額(本金+分期服務費)*違約金比例,違約金(日)不足0.01元時按0.01元收取。

 

根據京東白條用戶協議,白條的本質是信用付款服務,即京東為符合條件的用戶提供的“先購物、后付款”的信用賒購方式的平臺服務。“賒購方式付款”指用戶在京東消費時,可依據平臺規則及相應申請流程,享受由京東提供的相應的延后付款或分期付款的付款方式。

 

交易結構


白條模式下沒有任何第三方參與,也沒有復雜的交易結構和貸款流程,京東白條的本質就是賒購。白條只是消費者作為買方與賣方京東之間的買賣關系憑證,所謂白條服務效果僅僅是付款條件上的延遲,并未產生新的金融債權債務關系和現金流的流動。在白條延遲付款的前30天內免息,30天后京東將收取一定比例的費用。30天后如果未能還款,消費者則只能選擇辦理分期或承受逾期違約后果。

 

通常消費者選擇對白條進行分期并向京東支付一定費用,對于這筆費用的性質,京東白條特意說明屬于“分期服務費”,而非利息。如果用戶選擇違約逾期,則應當按照更高的違約金費率按日支付違約金。

 

這種債權就是京東帳上(對應廠商或京東平臺上第三方店鋪)的應收賬款而不是金融債權。所以一直以來京東都宣傳自己并不提供“信貸服務”,京東作為賣方,通過簡單的付款延遲四兩撥千斤撬動龐大的消費金融需求。

 

資金來源


京東作為國內最大的自營電子商務網站,網站本身直接作為賣方與用戶進行交易,成為連接千萬消費者和商品供應商的橋梁。而以數碼3C產品起家的京東,自營流水本來就比圖書、服裝、日用等消費類目大,隨著近年來京東規模逐漸做大,其自營的優勢逐漸在供應鏈中凸顯出來——京東對上游廠商尤其是電子產品廠商賬期普遍長達2個月,京東作為強勢渠道方,通過對廠商的占款獲得大量應付賬款(無息負債)。

 

另一頭京東白條提供給消費者的免息期通常是30天,所以開展消費金融對于京東幾乎是零成本,整個業務根本沒有動用任何資金。

 

京東作為強勢的平臺,可以通過向上游施加更為嚴苛的付款條件將資金成本轉嫁出去,這其實是一個空手套白狼的連環賒購;另一頭白條釋放了更多的消費潛力,擴大了商品銷量,消費者還可能為分期的白條支付利息或手續費,這造就白條的又一個利潤點;京東通過白條獲得的針對消費者的這些零成本應收賬款,還可以再次通過資產證券化方式打包賣出去。

 

京東利用自身在供應鏈中的優勢地位,通過白條實現一魚三吃,真是個好生意。

 

法律風險 


如雖然我個人以為京東白條是成本最經濟,交易結構最清晰,最可持續的消費金融模式,但我想京東應該還是對我的分類表示反對——“我們不放貸,我們只是時間的搬運工”。

 

但不管京東嘴上怎么說,其引以為傲的信用賒銷交易結構確實引發了非常激烈的法律爭議——白條究竟是信用賒銷還是金融信貸?

 

但白條是否真能能夠如京東所愿被廣泛接受為信用賒銷呢?顯然招商銀行、交通銀行用行動表達了質疑——兩家銀行關閉了旗下信用卡白條還款的通道,原因是他們認為白條本質是京東提供給客戶的一款貸款產品,而不是賒銷憑證,如果用信用卡為白條還款,則“違背了個人信用卡應當用于消費領域,不得用于生產經營、投資等非消費領域”的法律規定,屬于“以貸還貸”,并且將用戶違約風險通過信用卡還款轉嫁給銀行。

 

銀行的顧慮確實有一些道理——京東白條先購物、后付款的功能、免息期和分期的規則和最高1.5萬的額度設計簡直就是一個專屬京東的網絡信用卡,而用戶借助白條也滿足了消費金融需求,白條把用戶零碎的購物需求打包集合成相互獨立的債權包。信用卡還白條時,銀行已經被隔絕在交易之外,無法探究白條掩蓋下的真實交易,傳統銀行對于這種壞賬風險的控制能力遠遜于京東。

 

白條出現之前,個人消費領域尤其是電子商務平臺上的賒銷確實非常罕見,京東白條另辟蹊徑以小額消費應收賬款為基礎開發的白條產品其法律性質值得我們深究。

 

白條背后法律爭議的關鍵在于兩點:


第一,白條是不是金融貸款?第二,如果是貸款,那么白條是不是一種信用卡。

 

白條服務究竟是一種金融貸款,還是商業信用?行走在商業與金融邊緣的灰色地帶,白條的命運取決于法律的認定,認定背后更深層的影響是白條服務應當屬于普通商事交易行為適用《合同法》等普通民事法律規范還是應當按照金融機構標準進行監管獲得牌照。

 

我們回到信用的本質,信用是無須付現金即可獲取商品、服務或貨幣的能力。根據信用提供主體的不同,信用可以分為商品服務賣出人提供的信用(“商人信用”)和銀行等金融機構提供的信用 (“銀行信用”),不同主體提供的信用都能夠解決用戶的金融需求,我們不能因為表面上標準化后的商人信用(京東白條)和銀行信用(信用卡等)具備相同的額度、免息期等外觀特征就直接將其認定為金融貸款。

 

并不是所有的消費金融都是金融貸款,普通商家同樣可以為最終消費者提供信用(此時貸款表現為付款時間的延遲),我們仍需回到交易本身結構,以 “信用提供者”為認定標準。京東白條這種沒有第三方金融機構介入提供信用的產品應當被認定為“商人信用”而非金融貸款,不應該按照金融機構監管標準要求京東這一電商平臺取得相應牌照。

 

所以,銀行信用卡還白條的理由其實并不能成立,白條對應的債權本質就是消費者應付給商家的貨款,使用信用卡還白條就是支付(延期后的)貨款,信用卡仍然用于消費領域,并未違反信用卡領域的相關規定。

 

同理,第二個問題也有了答案,因為白條并不是貸款產品,更不可能成為信用卡(雖然長得真的太像了)。

 

回到商業視角,部分銀行信用卡對白條的封殺會有更令人信服的解釋——分期購買數碼產品本來就是銀行信用卡的主力業務,數碼產品又是京東的核心業務,信用卡和白條在這一領域難免短兵相接。白條分期費率是每月0.5%,3個月期、6個月期、12個月期的分期付款服務對應的費率分別是1.5%、3%、6%。而信用卡(以招商銀行為例)同期對應費率分別為2.7%、4.5%、7.92%,高度替代的兩種服務價格卻相差不少,白條確實搶了不少信用卡的生意。銀行恐怕也不單純是因為合規因素而拒絕與白條合作。

 

白條2.0——從自營到三方

 

以上是白條產品最純潔、最原始的商業模型及其法律結構,隨著白條運營商京東金融被獨立分拆,白條的步子也越邁越大。白條迭代的第一步就是將白條的使用范圍從自營產品擴大到包含第三方店鋪的整個京東商城。

 

京東的傳統陣地是自營商品,隨著電商產業的發展,京東也逐漸“天貓化”,開始吸引品牌上進駐京東開店。在標示上,京東自營與第三方店鋪有著明顯的區分,理論上在第三方店鋪語境下,京東已經從自營電商轉變為B2C平臺。

 

好,那么問題來了——

 

京東白條口口聲聲說我是賒銷,賒銷的基礎是京東的賣方地位——京東自己作為賣家對消費者什么時候付款可以自己說了算。但第三方模式下京東只是平臺,并不向消費者直接銷售商品,憑什么代第三方賣家向我賒銷商品呢?邏輯上,這似乎是一個無法解釋的BUG。

 

作為局外人我們無法得知京東金融內部的操作方法,但從蛛絲馬跡來看,我們有理由大膽推測:京東白條2.0能夠擴展到第三方店鋪的原因是京東并沒有真正意義上平臺化,所謂的第三方店鋪仍然是京東另一種意義上的“自營”商品。第三方雖然在京東平臺上銷售了商品,但消費者的貨款并沒有即時支付給賣家,而是統一支付給京東平臺,賣家獲得貨款必須到月末或次月末(也許更長)與京東平臺進行二次結算。

 

對于消費者來說,你可能以為在京東購買第三方商品和在淘寶購物一樣,但實際上在賬期問題上,京東第三方賣家遭受著比淘寶賣家更悲慘的“剝削”。當在淘寶購物支付貨款時,支付工具(如支付寶)的收款方會顯示具體賣家的名稱,也就是說這筆貨款在確認收貨后將直接打入賣家自己的賬戶(擔保交易),并不是支付給淘寶或天貓平臺。但在京東購買三方產品時,京東有意無意拿掉了收款方信息,當我繞過白條、信用卡等常規支付手段(白條、信用卡等支付方式下均不顯示收款方信息),通過銀聯在線支付時,京東終于露出了狐貍尾巴——明明是第三方店鋪的商品,收款方竟赫然寫著“北京京東世紀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至此,問題應該有了答案。所謂的第三方店鋪并不能直接與消費者進行結算,他們實際上是京東另一種意義上的“供應商”,京東憑借平臺地位強行插足到消費者與賣家之間,通過人為制造的供應鏈優勢地位使用其在自營通道上慣用的占款手段,推遲應支付給第三方賣家的貨款。如果消費者選擇現款支付,則京東可以利用對第三方店鋪的應付賬款期限無償占用現金,如果消費者選擇白條支付,則京東依然可以毫發無損地將資金成本轉移給上游中小賣家,從而實現白條2.0的進化。

 

這種交易結構看起來確實比較怪異。京東可能提供的是一種代收貨款的代理服務,利用平臺地位受托向消費者收取貨款并在事后集中結算,但現在的技術條件下完全可以實現消費者和賣家的實時結算,代收貨款在技術上沒有存在的必要。或者我們大約可以把京東與第三方平臺之間的關系理解為百貨商場里的關系,即消費者在商場同一樓層內各個店鋪選購商品,最后都要到每層統一的收銀臺結算,之后憑票領取商品。同樣,京東在第三方店鋪語境下的角色就是百貨商場的收銀臺,自己不賣商品只管收錢,京東統一收取貨款后再根據訂單信息逐一結算給實際賣家。

 

在白條2.0情況下,消費者相當于無需去百貨商場的收銀臺付現金,只需要跟收銀員打個白條就可以直接從商鋪處拿走商品。此時白條獲得的是一種瞬時的應收賬款請求權,即消費者應當向收銀臺付款(不論商品賣家是誰),但收銀臺選擇放棄立即收款的權利,而是給予消費者一定寬限期,允許延遲結算。所以與白條1.0基于商品所有權的賒銷不同,白條2.0下的權利來自應收賬款請求權。自營狀況下,京東是“先有商品——后有消費行為——基于商品所有權進行賒銷——消費者打白條”;第三方店鋪條件下,卻是“先有消費行為——后有應收賬款——基于應收賬款請求權而允許延遲豁免現時付款義務——消費者打白條”。如果之后消費者對白條進行了長時間的分期,我們推測京東應該會自行墊付資金給第三方店鋪先行結算,真正取得對相關商品的所有權應收賬款。

 

如果上述推測可以成立,那么白條2.0的法律性質可以準用原始模式下白條的分析,即第三方店鋪白條依然是一種賒銷服務而非貸款產品。

 

白條3.0——從京東到全宇宙

 

如果說白條從京東自營到京東三方的跨越是平臺效應的自然延伸,那么“白條+”的問世則彰顯京東金融更大的野心——白條要像信用卡一樣成為通用支付手段。

 

白條+是京東金融在白條基礎上開發出的一系列白條信用支付產品,包括旅游白條、安居白條(租房白條)、教育白條、裝修白條等。其產品設計大同小異,都是通過白條+產品實現先購買后付款的信用支付效果。以旅游白條為例,用戶通過白條+頁面,與第三方合作旅游電商訂立旅游合同,只需支付分期首付款即可享受旅游服務,旅游結束之后按月向白條+償還剩余團費。

 

白條+可以說是白條的再一次升級,3.0時代的白條已經脫離了京東平臺環境,而是作為一款獨立的消費信用產品直接接入旅游、裝修等各種消費場景。

 

在白條3.0情況下,京東并沒有平臺效應和供應鏈地位,更多的扮演推廣渠道(推廣白條及對應的商品及服務)和放貸人的角色。在介紹中白條+終于不再糾結自己的身份,毫不諱言地在產品介紹里寫出“專項信貸服務”、“消費信貸服務”等敏感詞。但是,京東金融本身并不持有銀行牌照,經歷一番檢索,我們終于找到了京東旅游白條(京東同時稱之為“首付游”)的用戶協議和信用付款(京東白條+)的服務協議,其商業模式終于浮出水面——對接小貸公司。

 

查詢工商記錄后,我們發現提供服務的北京京匯小額貸款有限公司果然是京東集團旗下公司。京東集團終于憑借這張小貸牌照光明正大地做起了放貸生意,用戶在使用白條+產品(如旅游、裝修、租房等消費場景時)本質上是向京東關聯的小貸公司申請了相應的消費貸款,賣家(旅行社)則直接收到了全部款項,消費者之后分期向小貸公司還款.

 

顯然,3.0時代白條的本質不再是賒銷賒購,也與白條傳統的使用場景京東商城沒有什么關系,喪失平臺優勢的京東直接轉向專業放貸,資金成本也從上游供應商轉為小貸公司承擔。雖然京東表面上并沒有強調白條+與白條本質上的巨大差異,但還是默默關閉了信用卡還白條+的通道(否則就真是以貸還貸了),我們基本可以確定,白條+就是一款消費金融產品,并且采用的是相對主流的對接關聯小貸公司模式(類似螞蟻花唄模式)。

 

在3.0環境下,白條+毫無疑問構成信貸業務,不斷擴張的白條+就像京東在不同的合作商(如房東、裝修公司、旅行社)那里安裝了白條專用的“POS機”,經過京東認可的白條用戶則可以在規定額度下實現刷白條付款。

 

但是,有了牌照依然不能完全洗白白條+的法律風險,北京京匯小額貸款有限公司雖然具備小貸牌照,能夠從事放貸業務,但其經營范圍明確限定為“在北京市范圍內發放貸款”。根據《北京市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監督管理暫行辦法》第十七條,跨區域經營屬于典型的違規經營行為。顯然,白條+的推廣范圍通過京東網站擴展到全國,乃至全世界,明顯超過了法定的經營范圍,涉嫌跨區域違規經營行為。

 

另外,小貸公司在立法之初就定位于服務三農和小微企業,根據《北京市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監督管理暫行辦法》,注冊在海淀區的北京京匯小額貸款有限公司每年向涉農方面和中小企業發放的貸款金額不應低于全年累計放貸金額的70%,但經營白條+業務的京匯小貸卻重點開拓個人消費貸款,在發展方向上也與政策背道而馳。

 

監管建議 


歐美等發達國家金融產業歷史悠久、法制健全,借鑒歐美國家先進的立法經驗一直是我國立法者在金融法領域常常采用的立法方法,但在互聯網金融領域我國的發展速度不落下風,首創出不少金融模式。

 

京東以面對終端消費者的海量小額應收賬款為基礎開發的白條就是一種獨創的消費金融模式。白條創造性地將商業信用標準化并直接面對個人用戶,這種具備小額消費貸款效果的非傳統商業信用在法律上如何認識,如何監管并沒有可資借鑒的域外立法例,京東白條的身份和地位是亟待我國立法者回應的問題。

 

3.0時代的白條+,名為白條,實為借貸。根據白條+的商業本質,我們應按照小額貸款既有的一套金融監管邏輯和方式進行監管,并且特別關注互聯網語境下跨地區經營展業的風險,適當放寬對互聯網放貸的地域限制,同時回應白條+對現有信用卡監管體制的沖擊。

 

2.0時代的白條,勉強可以算得上有“賒銷”法律基礎,“消費者——京東商城——第三方店鋪”三方交易結構下,“應收賬款”的概念變動微妙,收款人與出賣人的角色發生分離,京東并不是實質意義上的出賣人,其賒銷的基礎存疑,需要民法上的進一步界定。鑒于第三方店鋪對京東平臺的依賴關系,目前我們不妨懷著寬容的心態,相信京東能夠在內部協調好2.0白條的內部權利義務關系,有效控制風險。

 

1.0時代的原始白條,確實在法律邏輯上符合賒銷特征,盡管白條看上去長得太像信用卡了,但表面特征不能代替法律本質成為判斷交易性質的標準。1.0白條雖然沒有提供金融貸款,但并不意味著它有理由脫離監管。不論是信用賒銷還是金融借貸,白條與信用卡都面向終端消費者提供了信用服務。在最基礎的金融消費者的意義上,白條應當被監管,我們應當從保護消費者的角度出發,在信息披露、費率限制、貸款催收等層面上保護消費者基本權益(雖然這些基本權益亟待立法界定),監管不一定是從金融主體出發的牌照監管,也可以是從終端用戶出發的消費者保護監管。

 

舉例來說,可以不管白條的信用從哪來、資金成本由誰承擔(京東與上游供應商之間的商業決策),但只要面向廣大消費者(通常是沒有足夠的金融知識和法律背景只知道剁手的消費者)提供信用,給消費者施加了未來還款的義務,那么就有理由要求向消費者披露足夠的信息,明明白白告訴該還多少錢、費用有多少、違約會怎樣;在還不上錢的時候不能來我家堵門暴力威脅我。

 

如何平衡金融創新與法律風險永遠是互聯網金融值得關注的命題,根植于中國電商土壤的京東白條作為互聯網消費金融領域的佼佼者,已經擁有龐大的用戶和交易量。雖然行走在商業與金融邊緣,承受著諸多爭議與質疑,但本文并不認為灰色地帶的白條應被直接叫停,這種以賒銷為基礎的商業模式確實滿足了亞信用群體龐大而零散的消費金融需求。

 

平心而論,白條問世兩年來并未見重大風險,不管是白是黑,白條這只野貓都抓了不少老鼠。面對白條應當秉持開放包容的態度,不用帶著“唯牌照論”的有色眼鏡看白條,而是從交易結構本質和保護金融消費者權益的角度出發,規范、引導白條等新型消費金融產品健康發展。如此,灰色白條也會有金色未來。

圈 閱

京東作為強勢的平臺,向上游施加嚴苛的付款條件將資金成本轉嫁出去;另一頭白條釋放了更多的消費潛力,造就白條的又一個利潤點;通過白條獲得的針對消費者的這些零成本應收賬款,還可以再次通過資產證券化方式打包賣出去。京東利用自身在供應鏈中的優勢地位,通過白條實現一魚三吃。行走在商業與金融邊緣的灰色地帶。


【粉絲福利】長按文末二維碼即可添加圈兒個人微信號,申請時請注明“姓名+單位職務”。


作者| 孫天馳 (北京大學金融法研究中心  來源|  零壹財經



互聯網金融風起,生于草莽的各路英雄無不各顯身手,苦心求牌照,惟愿紅頂加冠成金剛不壞之身。京東白條卻另辟蹊徑,挾平臺之威而號令諸侯,空手套白狼,盡得消費金融之利。白條無牌照護體,裸奔于商業與金融之間,源于商業信用而坐收金融利市。左右逢源,亦白亦灰。

 

商業模式


京東白條是一項面對個人消費者的“先消費后付款”的信用賒購消費金融業務。用戶登錄京東主頁,在“京東白條”專區,填寫姓名、身份證號碼、銀行卡信息、聯系地址、手機號等申請材料后即可激活。京東首先會對用戶在京東上的消費記錄、配送信息、退貨信息、購物評價等數據進行風險評級,每個用戶將獲得相應的信用額度。

 

京東白條分為延后付款(最長不超過30天)和3至24個月分期付款兩種不同方式。用戶選擇延后付款,不需要支付任何費用,可以獲得延后付款的天數根據用戶資信狀況綜合評估核定;用戶選擇分期付款,則需承擔分期付款服務費用。分期付款服務費費用標準按下述標準進行收取:

 

 

若用戶未按照約定在到期付款日之前支付全部應付款而導致信用違約時,需要按照日0.05%的比例支付違約金。違約金(日)=應付未付總額(本金+分期服務費)*違約金比例,違約金(日)不足0.01元時按0.01元收取。

 

根據京東白條用戶協議,白條的本質是信用付款服務,即京東為符合條件的用戶提供的“先購物、后付款”的信用賒購方式的平臺服務。“賒購方式付款”指用戶在京東消費時,可依據平臺規則及相應申請流程,享受由京東提供的相應的延后付款或分期付款的付款方式。

 

交易結構


白條模式下沒有任何第三方參與,也沒有復雜的交易結構和貸款流程,京東白條的本質就是賒購。白條只是消費者作為買方與賣方京東之間的買賣關系憑證,所謂白條服務效果僅僅是付款條件上的延遲,并未產生新的金融債權債務關系和現金流的流動。在白條延遲付款的前30天內免息,30天后京東將收取一定比例的費用。30天后如果未能還款,消費者則只能選擇辦理分期或承受逾期違約后果。

 

通常消費者選擇對白條進行分期并向京東支付一定費用,對于這筆費用的性質,京東白條特意說明屬于“分期服務費”,而非利息。如果用戶選擇違約逾期,則應當按照更高的違約金費率按日支付違約金。

 

這種債權就是京東帳上(對應廠商或京東平臺上第三方店鋪)的應收賬款而不是金融債權。所以一直以來京東都宣傳自己并不提供“信貸服務”,京東作為賣方,通過簡單的付款延遲四兩撥千斤撬動龐大的消費金融需求。

 

資金來源


京東作為國內最大的自營電子商務網站,網站本身直接作為賣方與用戶進行交易,成為連接千萬消費者和商品供應商的橋梁。而以數碼3C產品起家的京東,自營流水本來就比圖書、服裝、日用等消費類目大,隨著近年來京東規模逐漸做大,其自營的優勢逐漸在供應鏈中凸顯出來——京東對上游廠商尤其是電子產品廠商賬期普遍長達2個月,京東作為強勢渠道方,通過對廠商的占款獲得大量應付賬款(無息負債)。

 

另一頭京東白條提供給消費者的免息期通常是30天,所以開展消費金融對于京東幾乎是零成本,整個業務根本沒有動用任何資金。

 

京東作為強勢的平臺,可以通過向上游施加更為嚴苛的付款條件將資金成本轉嫁出去,這其實是一個空手套白狼的連環賒購;另一頭白條釋放了更多的消費潛力,擴大了商品銷量,消費者還可能為分期的白條支付利息或手續費,這造就白條的又一個利潤點;京東通過白條獲得的針對消費者的這些零成本應收賬款,還可以再次通過資產證券化方式打包賣出去。

 

京東利用自身在供應鏈中的優勢地位,通過白條實現一魚三吃,真是個好生意。

 

法律風險 


如雖然我個人以為京東白條是成本最經濟,交易結構最清晰,最可持續的消費金融模式,但我想京東應該還是對我的分類表示反對——“我們不放貸,我們只是時間的搬運工”。

 

但不管京東嘴上怎么說,其引以為傲的信用賒銷交易結構確實引發了非常激烈的法律爭議——白條究竟是信用賒銷還是金融信貸?

 

但白條是否真能能夠如京東所愿被廣泛接受為信用賒銷呢?顯然招商銀行、交通銀行用行動表達了質疑——兩家銀行關閉了旗下信用卡白條還款的通道,原因是他們認為白條本質是京東提供給客戶的一款貸款產品,而不是賒銷憑證,如果用信用卡為白條還款,則“違背了個人信用卡應當用于消費領域,不得用于生產經營、投資等非消費領域”的法律規定,屬于“以貸還貸”,并且將用戶違約風險通過信用卡還款轉嫁給銀行。

 

銀行的顧慮確實有一些道理——京東白條先購物、后付款的功能、免息期和分期的規則和最高1.5萬的額度設計簡直就是一個專屬京東的網絡信用卡,而用戶借助白條也滿足了消費金融需求,白條把用戶零碎的購物需求打包集合成相互獨立的債權包。信用卡還白條時,銀行已經被隔絕在交易之外,無法探究白條掩蓋下的真實交易,傳統銀行對于這種壞賬風險的控制能力遠遜于京東。

 

白條出現之前,個人消費領域尤其是電子商務平臺上的賒銷確實非常罕見,京東白條另辟蹊徑以小額消費應收賬款為基礎開發的白條產品其法律性質值得我們深究。

 

白條背后法律爭議的關鍵在于兩點:


第一,白條是不是金融貸款?第二,如果是貸款,那么白條是不是一種信用卡。

 

白條服務究竟是一種金融貸款,還是商業信用?行走在商業與金融邊緣的灰色地帶,白條的命運取決于法律的認定,認定背后更深層的影響是白條服務應當屬于普通商事交易行為適用《合同法》等普通民事法律規范還是應當按照金融機構標準進行監管獲得牌照。

 

我們回到信用的本質,信用是無須付現金即可獲取商品、服務或貨幣的能力。根據信用提供主體的不同,信用可以分為商品服務賣出人提供的信用(“商人信用”)和銀行等金融機構提供的信用 (“銀行信用”),不同主體提供的信用都能夠解決用戶的金融需求,我們不能因為表面上標準化后的商人信用(京東白條)和銀行信用(信用卡等)具備相同的額度、免息期等外觀特征就直接將其認定為金融貸款。

 

并不是所有的消費金融都是金融貸款,普通商家同樣可以為最終消費者提供信用(此時貸款表現為付款時間的延遲),我們仍需回到交易本身結構,以 “信用提供者”為認定標準。京東白條這種沒有第三方金融機構介入提供信用的產品應當被認定為“商人信用”而非金融貸款,不應該按照金融機構監管標準要求京東這一電商平臺取得相應牌照。

 

所以,銀行信用卡還白條的理由其實并不能成立,白條對應的債權本質就是消費者應付給商家的貨款,使用信用卡還白條就是支付(延期后的)貨款,信用卡仍然用于消費領域,并未違反信用卡領域的相關規定。

 

同理,第二個問題也有了答案,因為白條并不是貸款產品,更不可能成為信用卡(雖然長得真的太像了)。

 

回到商業視角,部分銀行信用卡對白條的封殺會有更令人信服的解釋——分期購買數碼產品本來就是銀行信用卡的主力業務,數碼產品又是京東的核心業務,信用卡和白條在這一領域難免短兵相接。白條分期費率是每月0.5%,3個月期、6個月期、12個月期的分期付款服務對應的費率分別是1.5%、3%、6%。而信用卡(以招商銀行為例)同期對應費率分別為2.7%、4.5%、7.92%,高度替代的兩種服務價格卻相差不少,白條確實搶了不少信用卡的生意。銀行恐怕也不單純是因為合規因素而拒絕與白條合作。

 

白條2.0——從自營到三方

 

以上是白條產品最純潔、最原始的商業模型及其法律結構,隨著白條運營商京東金融被獨立分拆,白條的步子也越邁越大。白條迭代的第一步就是將白條的使用范圍從自營產品擴大到包含第三方店鋪的整個京東商城。

 

京東的傳統陣地是自營商品,隨著電商產業的發展,京東也逐漸“天貓化”,開始吸引品牌上進駐京東開店。在標示上,京東自營與第三方店鋪有著明顯的區分,理論上在第三方店鋪語境下,京東已經從自營電商轉變為B2C平臺。

 

好,那么問題來了——

 

京東白條口口聲聲說我是賒銷,賒銷的基礎是京東的賣方地位——京東自己作為賣家對消費者什么時候付款可以自己說了算。但第三方模式下京東只是平臺,并不向消費者直接銷售商品,憑什么代第三方賣家向我賒銷商品呢?邏輯上,這似乎是一個無法解釋的BUG。

 

作為局外人我們無法得知京東金融內部的操作方法,但從蛛絲馬跡來看,我們有理由大膽推測:京東白條2.0能夠擴展到第三方店鋪的原因是京東并沒有真正意義上平臺化,所謂的第三方店鋪仍然是京東另一種意義上的“自營”商品。第三方雖然在京東平臺上銷售了商品,但消費者的貨款并沒有即時支付給賣家,而是統一支付給京東平臺,賣家獲得貨款必須到月末或次月末(也許更長)與京東平臺進行二次結算。

 

對于消費者來說,你可能以為在京東購買第三方商品和在淘寶購物一樣,但實際上在賬期問題上,京東第三方賣家遭受著比淘寶賣家更悲慘的“剝削”。當在淘寶購物支付貨款時,支付工具(如支付寶)的收款方會顯示具體賣家的名稱,也就是說這筆貨款在確認收貨后將直接打入賣家自己的賬戶(擔保交易),并不是支付給淘寶或天貓平臺。但在京東購買三方產品時,京東有意無意拿掉了收款方信息,當我繞過白條、信用卡等常規支付手段(白條、信用卡等支付方式下均不顯示收款方信息),通過銀聯在線支付時,京東終于露出了狐貍尾巴——明明是第三方店鋪的商品,收款方竟赫然寫著“北京京東世紀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至此,問題應該有了答案。所謂的第三方店鋪并不能直接與消費者進行結算,他們實際上是京東另一種意義上的“供應商”,京東憑借平臺地位強行插足到消費者與賣家之間,通過人為制造的供應鏈優勢地位使用其在自營通道上慣用的占款手段,推遲應支付給第三方賣家的貨款。如果消費者選擇現款支付,則京東可以利用對第三方店鋪的應付賬款期限無償占用現金,如果消費者選擇白條支付,則京東依然可以毫發無損地將資金成本轉移給上游中小賣家,從而實現白條2.0的進化。

 

這種交易結構看起來確實比較怪異。京東可能提供的是一種代收貨款的代理服務,利用平臺地位受托向消費者收取貨款并在事后集中結算,但現在的技術條件下完全可以實現消費者和賣家的實時結算,代收貨款在技術上沒有存在的必要。或者我們大約可以把京東與第三方平臺之間的關系理解為百貨商場里的關系,即消費者在商場同一樓層內各個店鋪選購商品,最后都要到每層統一的收銀臺結算,之后憑票領取商品。同樣,京東在第三方店鋪語境下的角色就是百貨商場的收銀臺,自己不賣商品只管收錢,京東統一收取貨款后再根據訂單信息逐一結算給實際賣家。

 

在白條2.0情況下,消費者相當于無需去百貨商場的收銀臺付現金,只需要跟收銀員打個白條就可以直接從商鋪處拿走商品。此時白條獲得的是一種瞬時的應收賬款請求權,即消費者應當向收銀臺付款(不論商品賣家是誰),但收銀臺選擇放棄立即收款的權利,而是給予消費者一定寬限期,允許延遲結算。所以與白條1.0基于商品所有權的賒銷不同,白條2.0下的權利來自應收賬款請求權。自營狀況下,京東是“先有商品——后有消費行為——基于商品所有權進行賒銷——消費者打白條”;第三方店鋪條件下,卻是“先有消費行為——后有應收賬款——基于應收賬款請求權而允許延遲豁免現時付款義務——消費者打白條”。如果之后消費者對白條進行了長時間的分期,我們推測京東應該會自行墊付資金給第三方店鋪先行結算,真正取得對相關商品的所有權應收賬款。

 

如果上述推測可以成立,那么白條2.0的法律性質可以準用原始模式下白條的分析,即第三方店鋪白條依然是一種賒銷服務而非貸款產品。

 

白條3.0——從京東到全宇宙

 

如果說白條從京東自營到京東三方的跨越是平臺效應的自然延伸,那么“白條+”的問世則彰顯京東金融更大的野心——白條要像信用卡一樣成為通用支付手段。

 

白條+是京東金融在白條基礎上開發出的一系列白條信用支付產品,包括旅游白條、安居白條(租房白條)、教育白條、裝修白條等。其產品設計大同小異,都是通過白條+產品實現先購買后付款的信用支付效果。以旅游白條為例,用戶通過白條+頁面,與第三方合作旅游電商訂立旅游合同,只需支付分期首付款即可享受旅游服務,旅游結束之后按月向白條+償還剩余團費。

 

白條+可以說是白條的再一次升級,3.0時代的白條已經脫離了京東平臺環境,而是作為一款獨立的消費信用產品直接接入旅游、裝修等各種消費場景。

 

在白條3.0情況下,京東并沒有平臺效應和供應鏈地位,更多的扮演推廣渠道(推廣白條及對應的商品及服務)和放貸人的角色。在介紹中白條+終于不再糾結自己的身份,毫不諱言地在產品介紹里寫出“專項信貸服務”、“消費信貸服務”等敏感詞。但是,京東金融本身并不持有銀行牌照,經歷一番檢索,我們終于找到了京東旅游白條(京東同時稱之為“首付游”)的用戶協議和信用付款(京東白條+)的服務協議,其商業模式終于浮出水面——對接小貸公司。

 

查詢工商記錄后,我們發現提供服務的北京京匯小額貸款有限公司果然是京東集團旗下公司。京東集團終于憑借這張小貸牌照光明正大地做起了放貸生意,用戶在使用白條+產品(如旅游、裝修、租房等消費場景時)本質上是向京東關聯的小貸公司申請了相應的消費貸款,賣家(旅行社)則直接收到了全部款項,消費者之后分期向小貸公司還款.

 

顯然,3.0時代白條的本質不再是賒銷賒購,也與白條傳統的使用場景京東商城沒有什么關系,喪失平臺優勢的京東直接轉向專業放貸,資金成本也從上游供應商轉為小貸公司承擔。雖然京東表面上并沒有強調白條+與白條本質上的巨大差異,但還是默默關閉了信用卡還白條+的通道(否則就真是以貸還貸了),我們基本可以確定,白條+就是一款消費金融產品,并且采用的是相對主流的對接關聯小貸公司模式(類似螞蟻花唄模式)。

 

在3.0環境下,白條+毫無疑問構成信貸業務,不斷擴張的白條+就像京東在不同的合作商(如房東、裝修公司、旅行社)那里安裝了白條專用的“POS機”,經過京東認可的白條用戶則可以在規定額度下實現刷白條付款。

 

但是,有了牌照依然不能完全洗白白條+的法律風險,北京京匯小額貸款有限公司雖然具備小貸牌照,能夠從事放貸業務,但其經營范圍明確限定為“在北京市范圍內發放貸款”。根據《北京市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監督管理暫行辦法》第十七條,跨區域經營屬于典型的違規經營行為。顯然,白條+的推廣范圍通過京東網站擴展到全國,乃至全世界,明顯超過了法定的經營范圍,涉嫌跨區域違規經營行為。

 

另外,小貸公司在立法之初就定位于服務三農和小微企業,根據《北京市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監督管理暫行辦法》,注冊在海淀區的北京京匯小額貸款有限公司每年向涉農方面和中小企業發放的貸款金額不應低于全年累計放貸金額的70%,但經營白條+業務的京匯小貸卻重點開拓個人消費貸款,在發展方向上也與政策背道而馳。

 

監管建議 


歐美等發達國家金融產業歷史悠久、法制健全,借鑒歐美國家先進的立法經驗一直是我國立法者在金融法領域常常采用的立法方法,但在互聯網金融領域我國的發展速度不落下風,首創出不少金融模式。

 

京東以面對終端消費者的海量小額應收賬款為基礎開發的白條就是一種獨創的消費金融模式。白條創造性地將商業信用標準化并直接面對個人用戶,這種具備小額消費貸款效果的非傳統商業信用在法律上如何認識,如何監管并沒有可資借鑒的域外立法例,京東白條的身份和地位是亟待我國立法者回應的問題。

 

3.0時代的白條+,名為白條,實為借貸。根據白條+的商業本質,我們應按照小額貸款既有的一套金融監管邏輯和方式進行監管,并且特別關注互聯網語境下跨地區經營展業的風險,適當放寬對互聯網放貸的地域限制,同時回應白條+對現有信用卡監管體制的沖擊。

 

2.0時代的白條,勉強可以算得上有“賒銷”法律基礎,“消費者——京東商城——第三方店鋪”三方交易結構下,“應收賬款”的概念變動微妙,收款人與出賣人的角色發生分離,京東并不是實質意義上的出賣人,其賒銷的基礎存疑,需要民法上的進一步界定。鑒于第三方店鋪對京東平臺的依賴關系,目前我們不妨懷著寬容的心態,相信京東能夠在內部協調好2.0白條的內部權利義務關系,有效控制風險。

 

1.0時代的原始白條,確實在法律邏輯上符合賒銷特征,盡管白條看上去長得太像信用卡了,但表面特征不能代替法律本質成為判斷交易性質的標準。1.0白條雖然沒有提供金融貸款,但并不意味著它有理由脫離監管。不論是信用賒銷還是金融借貸,白條與信用卡都面向終端消費者提供了信用服務。在最基礎的金融消費者的意義上,白條應當被監管,我們應當從保護消費者的角度出發,在信息披露、費率限制、貸款催收等層面上保護消費者基本權益(雖然這些基本權益亟待立法界定),監管不一定是從金融主體出發的牌照監管,也可以是從終端用戶出發的消費者保護監管。

 

舉例來說,可以不管白條的信用從哪來、資金成本由誰承擔(京東與上游供應商之間的商業決策),但只要面向廣大消費者(通常是沒有足夠的金融知識和法律背景只知道剁手的消費者)提供信用,給消費者施加了未來還款的義務,那么就有理由要求向消費者披露足夠的信息,明明白白告訴該還多少錢、費用有多少、違約會怎樣;在還不上錢的時候不能來我家堵門暴力威脅我。

 

如何平衡金融創新與法律風險永遠是互聯網金融值得關注的命題,根植于中國電商土壤的京東白條作為互聯網消費金融領域的佼佼者,已經擁有龐大的用戶和交易量。雖然行走在商業與金融邊緣,承受著諸多爭議與質疑,但本文并不認為灰色地帶的白條應被直接叫停,這種以賒銷為基礎的商業模式確實滿足了亞信用群體龐大而零散的消費金融需求。

 

平心而論,白條問世兩年來并未見重大風險,不管是白是黑,白條這只野貓都抓了不少老鼠。面對白條應當秉持開放包容的態度,不用帶著“唯牌照論”的有色眼鏡看白條,而是從交易結構本質和保護金融消費者權益的角度出發,規范、引導白條等新型消費金融產品健康發展。如此,灰色白條也會有金色未來。




上一條:中國收拾新加坡,新加坡狗急跳墻拼死抵抗
下一條:王寶強離婚事件中,誰是贏家?幕后的大BOSS是誰?

新聞中心| 理財知識| 財商學院| 俱樂部活動| VIP通道| VIP尊享

快3怎么计算下期和值 股票配资平台选哪个 广东好彩1走势图 甘肃快3开奖预测一定牛 20选5开奖走势图 广西体彩十一选五开枪 重庆时时彩稳赚软件 福建体彩11选五预测 河南快3网站购买 彩宝贝排列五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青海十一选五彩票 股权登记日后股票涨跌 辽宁11选5开奖助手 江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多乐彩11选开奖结果 河南快赢481开奖直播